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新闻详情
 

中国体操队的2019:世锦赛危机四伏 东奥希望仍存?

2019-11-29 22:13:26 来源:威尼斯人官方网站-澳门威尼斯手机版-威尼斯平台登录 浏览次数 1

  东京奥运周期的前两届世锦赛,中国体操队皆有所斩获,似乎大有从里约“滑铁卢”走出的迹象。但来到奥运年的“门槛”前,中国队反而在这一年的世锦赛上颗粒无收,甚至在几个相对稳固的男子夺金点上也一一失手。在经历了连续两年的“丰收”之后,中国体操队的2019年反而有些危机四伏。

  中国男队的2019年开始于一次“石破天惊”的合练——中日男队在新年伊始开启了为期两周的互访训练活动,这次合练的目的被日本媒体解读为“吴越同舟共同对抗俄罗斯”,但遗憾的是,这一年度无论是在世界杯系列赛还是世锦赛的交锋中,中国和日本的主力选手都没能将回升势头迅猛的俄罗斯男队斩落马下。在世锦赛时,中国男队更是在团体和个人全能遭到俄罗斯选手的“双杀”。

  如果从男队自身来看,这是队伍东京奥运班底基本成型的一年,主力选手的动作难度也有所升级。肖若腾仍是这支男队的绝对“主心骨”,除了保持全能以往的优势之外,他在弱项自由操上进步明显,甚至能够在世锦赛中跻身决赛。邹敬园难度分高达7.0的双杠依旧算得上“独步天下”。老将邓书弟、新秀孙炜以及担当队长的林超攀则属于“准全能选手”,可以在东京奥运“4-3-3”团体赛制下在多个项目上输出有效得分。而在单项世界杯提前拿到满额积分的吊环好手刘洋也几乎锁定了一张东京奥运会的入场券,为中国男队再添一个夺牌点。

  但即使中国男队在过去的一年中并非止步不前,但主要对手俄罗斯同样也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多哈世锦赛时仍稍显稚嫩的纳戈尔内不仅难度有了飞跃,心态也趋于稳定,与他提前一年加冕世界冠军的队友达拉洛扬成为“双子星”,为中国男队的团体和全能争金造成了极烦。而中国男队虽然难度见涨,但关键时刻似乎却又少了一些前辈们的“冠军气质”,世锦赛团体决赛时的几次失误便成为最好例证。

  相比于2018年人员配置的捉襟见肘,中国女队则在2019年拥有了更多可供选用的成年组适龄选手,动作难度储备也有了进步。高低杠和平衡木两项在难度方面维持了一贯水准,弱项跳马在团体赛时已经可以达到世界强队的平均难度,甚至还具备了可以冲击世界杯及世锦赛单项决赛的选手。

  但这样的“纸面优势”同样在世锦赛的实战演练中荡然无存。虽然在个人全能和平衡木两项中,中国小花们还是带回了三枚奖牌,但团体决赛一役却将女队当下的问题暴露得明显:跳马和自由操虽有进步,但却依旧落后美、俄两大对手;被视作强项的高低杠和平衡木两项却不足以拉开分差,一有失误便会对队伍的排名带来致命影响。“强项不强,弱项仍弱”足以概括中国女队当下的处境。

  不同于阵容逐渐有了眉目的男队,女队在东京奥运会时将如何排兵布阵依旧“雾里看花”。世锦赛时身为队长的刘婷婷失误连连,能否在东京大名单中占据一席之地则画上了问号。被寄予厚望但在国际大赛尚未有作为的陈一乐,本届世锦赛表现出色的李诗佳、祁琦、唐茜靖等“小花”,在明年还要继续与适龄升组、今年在全国赛场有亮眼表现的欧钰珊等后起之秀竞争席位。东京奥运会时女队究竟会以怎样的阵容迎战、又能交出怎样的答卷,在目前来的确难以预计。

  而在女队在单项选手“+2”名额则已初露曙光,高低杠世界冠军范忆琳本赛季在单项世界杯拿下2冠1亚,有望锁定一张奥运入场券,也将为中国女队带来新的夺牌点。小将虞琳敏在年度收官战世界杯科特布斯站祭出“程菲跳”并拿到该站比赛跳马冠军,也让我们久违地看到了中国女队在世界大赛跳马单项中争夺奖牌的希望。

  斯图加特世锦赛这一“年度大考”为中国体操队敲响了警钟不假,但队伍2019年的整体表现其实也并不如世锦赛战果展现得一般惨淡。在听到世锦赛警钟的同时,我们也应看得到队伍过去一个赛季的进步,看得到男队阵容日渐齐整与女队的新星涌现。进入奥运年,我们仍可以对中国体操队在东京的表现报以期待,只不过,这一年的征程自然也不会一帆风顺。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威尼斯人官方网站-澳门威尼斯手机版-威尼斯平台登录